今天老段因为自己店里忙,所以他请了当地华人朋友老周,他给我讲了他的经历。
【下图】为阿里卡的市中心街景,阿里卡城区人口20多万,其中华人仅不到50人,他们内部还有加一个微信群,前阵子动乱华人组织“联防队”巡逻自保,哪家华人商店被砸,全城几十个华人一起对抗暴徒,这起马比势单力薄好。
【图2】为老周的商店,1000平米左右,店面不宽但是纵深很深,主要卖精品百货,这几天临近圣诞节,正是他最忙的时候,但是他还是十分热情的和我聊了一个下午。
【图45】是另一家华人的商店,也是1000平米左右。小镇有7家这样发型的华人商店,基本都是青田人。而福建人则做老虎机。

1,侨乡浙江青田县
浙江南部有一个县叫做青田,一个县60万不到人口有20万人在境外(多分布在欧洲),如今也有向拉丁美洲和第三世界扩散的趋势。
这个小地方有如此比例的境外华侨的人口,其实这段历史最早发源于一战前,那时候青田华人已经有去欧洲打工谋生的现象。
到了改革开放后,大批青田人开始涌入欧洲,主要是西班牙和法国。他们起初做一些低阶的劳动力,以亲人带亲人的方式,先投奔亲戚店里,帮亲戚打工,省吃俭用存的第一笔钱后,自己出来做点小生意。
我听说和见到的青田华人在欧洲,多数都是开小超市,小商店,中餐馆~发展的大的则投资市场房产,买别墅豪宅,跻身富人阶层,还有大量华侨回国回乡买房,小小青田县城的房价如今一平米有3万4万~

2,老周16岁辍学去东北做生意
虽然来自侨乡青田,但是其实青田人不仅各国都有,全国各地也有,在浙南有一种特殊的风俗:“留在老家的年轻人是没出息的,出去拼的才是光荣的,不成功也不想回乡过年。”
所以青田人盛行到走到各个角落,寻找机会,为的就是“财富梦”。
老周也是万千走出去的青田人之一,1994年,他16岁初中毕业就辍学,跟他哥哥去了沈阳。90年代那时候青田盛行做廉价皮鞋,当时还有福建石狮还有广东都有鞋城,但是只有浙江青田温州是走最底端的廉价路线,他说:“那时候温州和青田皮鞋质量有多差?下一场雨皮鞋烂了~就是一次性鞋”
也正是因为浙江鞋的口碑,导致他第一次创业失败。
老周说:“说真的,东北人比我们山里人有一个优势,受教育程度比我们高,像在我老家同龄人大半都出去打工了(当然,现在不一样了),我16岁的时候去沈阳周边小县城都在同龄人都在读书。”
接着,老周又辗转去了兰州等中部大城市,但是都是做一两年就换地方,老周先后去了七八个不同的省份做生意。

3,去波兰开中餐馆
直到5年前,他才出国,他在欧洲国家波兰开了一家中餐馆,华人在波兰不多,加起来也就几万。
他在华人批发城附近开了一家中餐馆,主要针对的客户就是华人,生意不错,挣到了钱。
中餐馆开了两年,他放弃波兰这么好的治安条件,选择漂洋过海到了智利的边陲小城阿里卡做生意,我问他中餐馆开的好好的,为什么有要换?
他说:“上升空间太小,中餐馆的营收都是固定的,营业额最高你都可以算得出来。而且开中餐馆最累的就是你走不开,你在营业时间必须无时不刻盯着。另一点是开餐馆生活很单调。而拉美美洲充满未知,也意味着有一切的可能性。”
我问他在波兰待了几年,他对波兰人有啥感受,华人在当地地位如何?他说他去的时候华人地位已经很好了,但是早期(国穷)华人都是过去先做没技术性的苦工累活,给人的观感就是比较“低端”,但是如今因为国家国力的增加,当地华人也完成了第一桶原始积累,换成波兰人给中国人打工了,所以其实华人地位已经很好了。

4,“拉美贫穷跟文化有关”
老周和千千万万他的老乡一样初中毕业或高中毕业就出来创业,但是老周的同龄的青田老乡,基本上都是个体经营户。
我问老周:“很多人说智利是发达国家,你认可吗?”老周说:“呵呵,最多相当于我们中部省份一个地级市(中部网友当没看见),普通人工资3000,房租1000,肉价贵,物价贵……”
我观察到拉美出现贫富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现象,可是却有那么多华人,从富裕的欧洲到了贫困的拉美,这是为什么?
我问为什么同样一个国家,华人到了这里能赚钱,而本地人多数贫困差异?
老周说:“我觉得是文化差异,华人更注重‘责任感’,比如我现在赚钱,我已经在考虑我现在读高中的儿子将来婚房买在哪?我父亲养老的问题。这边人不会想这么多,他们今天过的好就够了,不会想明天。也不存在父亲给儿子存钱买房,儿子为父亲养老之类的问题,都是18岁后各过各的,看上去很轻松,实际上是缺乏中国人这样紧密的家庭关系。”
所以区域经济发展有各种大的因素,除了受教育水平,文化民族性对国家经济发展的影响也至关重要,而南美经济的停滞(ABC三大南美强国,阿根廷经济崩盘,巴西半死不活,智利勉强死撑)拉美人的民族性也是一个关键根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