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回顾

在微博炫耀自己利用母校图书馆规则漏洞把珍贵藏书据为己有引发众多大V声讨。

大戏正式开始

和大多数中年男人一样,早上骑着小电驴送完孩子上学,买了包子和茶叶蛋,回工作室做了杯咖啡,打开电脑开始今天的工作。今天要给大家讲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镜头闪回2003年上戏导演系教室,当届成人进修班一名来自“非东非露自治区”话剧单位的,35岁已为人父的男性学生Q,在排戏过程中就为了剧本理解不同,便当着很多人的面,扇了另一名导99本科女学生R一个耳光,随后连踢带踹,下脚狠毒,导致该女生小腿面青肿积瘀。报告到校方,校方犹豫不作为,希望女生R吃亏忍让。

次日下午,同样在校念本科的导00男学生,也就是R当时的男友W,在下宿舍楼电梯时,电梯门打开与Q不期而遇狭路相逢,遂W挥拳发生打斗。由于W当时身边有两名原先一起来校旁听“古典音乐史”课的其乐队好友,Q见自己寡不敌众连忙逃上了寝室。数分钟后Q拿着四个啤酒瓶再度下楼追打至上戏延安西路校北门口。这次追打中,由于Q单方面持械,W方始终处于招架状态,导致双方均不同程度流血。最终在保安与一众同学阻拦下终止打斗。

当晚,Q被送去医院治疗,验伤为“轻微伤”。W与两名乐队成员被警车带走调查。当晚警察了解来龙去脉,并调看电梯口的监控后,定性W“怒发冲冠为红颜”是偶遇促发的一时兴起的非蓄谋行为。毕竟整个事件是Q动手35岁男人打20岁女人在先,且是Q回寝室拿出四个啤酒瓶,持械升级了打斗,才造成双方流血的结局。遂放三人回家,并未追究任何刑事责任。事后W赔偿了Q的医疗费营养费,父母也出面去医院看望Q达成了和解。

然后事情就落到上戏校方如何进行校内处理了。上戏当时的书记葛朗,一味包庇那位自治区派来的男进修学员Q,让他顺利结业,回原籍单位工作去了。然后把所有的责任推在了打抱不平的W身上,把男孩W关在办公室进行恐吓,要W一人承担所有过错,完全不顾最初是谁先使用暴力而导致了整个事件发展,谁又袖手旁观不及时作为从而间接导致了事件的进一步恶化。

同样是中国公民,同样是一院学生,为什么要包庇Q?难道他有“特权”?大家出身都是平等的,不分高低贵贱。就事论事,变做了就血统论事。

你葛朗就为了自己的“乌纱正确”,毫无平等中立客观的原则,决定“牺牲”上海学生W!

写到这里,应该都看明白W就是本人了,R就是当时本人的女友,如今我孩子们的母亲。

(本人有很多少民好友,甚至兰亭乐队里就有。和睦友好,平等相处。)

这几天人民日报、凤凰网、新闻晨报、澎湃新闻都报道了本人于2003年大二学期结束被上戏退学的新闻。他们未经调查,只知其一 不知其二。

事后市教育局领导介入后发现了上戏校方的不公正,一方面不认同上戏校方单方面终止本人本科学业的惩处,一方面也劝本人及父母,上戏已非本人久留之地。遂安排本人考完大二所有期终考之后,带着学分转学到了上海大学广播影视学院的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最后在上大校方关心下顺利本科毕业。

时至今日,有没有人想过我之前为什么要发那样在图书馆贪小便宜的文字呢?为什么发薅羊毛的恶心文字要点出“上戏”呢?放着太平好日子不过,自毁名誉,自讨没趣?

我这么崇尚理性又崇尚利己的人,40岁有房有娃的人,有3万多粉丝长期follow文章的人,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啊?有没有人想过呢?合理吗?

“利用人性中本能地热爱批判他人而获得免费的传播。”

一句话就是“获得关注”!!

我要披露这件上戏的丑事,整整折磨了我17年的梦魇,必须自行断臂在先。

这次好几家主流媒体采访到了上戏校方,校方立刻急于与本人撇清干系,声明2003年本人早已被劝退学。于是我知道自己“导演”的这整件网络事件在朝着我所期望的方向发展后,

我披露当年真相见光的机会来了。

当年我无处申诉,无处辩驳,无处公布事实真相,也没有人关注,现在是让这件事情被世人知道的机会。

我17年来的梦魇,葛朗先生,我不再是当年任你拿捏的小屁孩儿了。当年你把我不公正地赶出上戏,极大地影响了我之后的命运。当然我也要感谢你激发我完成了一个稚嫩的naïve的文艺青年到一个成年生存主义者的蜕变。你的“精致利己”深深刺激了当年的我。

本人声明以上我写的每一句话都是经得起调查的真相,愿意配合媒体记者深入报道。

沉冤昭雪,我从此的人生便畅快无憾了。

最后,从图书馆通过赔偿而获得的旧书我会整理出来全部送回上戏图书馆。明年年初我自己搬家的时候会整理出很多箱书籍捐给希望工程。这两件事今天先承诺在此,之后行动时会公布。

之前很多自私的言论对社会各界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在此郑重道歉,悉心接受社会各界批评,以后会谨言慎行,多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再次向公众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