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位老大姐,是位著名散文作家,大约三年前,她的老母亲好像是将近九十来岁了,尿毒症晚期,长期透析,当时生命垂危,在抢救,向我求方。我看了资料,觉得真的是难以措手了,挽救的余地不大,犹豫再三,就没有给方子,给了点调养建议,希望在医院继续维持。结果前几天,她因为其他事情联络我,我问起她老母亲,她说还不错,继续透析维持,但是早就度过了危险状态。我特别好奇就问她调理过程,她说什么药都没用,就是她儿子在新加坡,从印尼给她搞了好多燕窝,她就每天一盏,炖给老母亲一点一点地吃,结果血压很快恢复正常,然后从病危的状态就恢复过来了,抢救的西医都很奇怪。这三年,一直在吃燕窝,其他的中药一概没用。这让我大吃一惊,然后,她说罗博士,我再给您提供一个病例,是她的另外一位长辈老太太,长期肺心病,因病危而抢救过数次。她因为有老母亲的经验,就也让老太太吃燕窝,结果也基本恢复,现在生活比较正常了。她说就提供这两个病例,让我研究。整个内容,我绝对没有夸张,就是大概叙述她讲得内容。此事我不是在说燕窝多么的神奇,而是令我感慨,其实燕窝我们并不是很了解,营养学家讲和鸡蛋一样是蛋白质,没什么特殊的,我们中医说有补肺润燥,补中益气的作用,不过到底药力如何,我觉得也未必清楚的,谁开方子有燕窝了?谁告诉患者可以用点了?估计不多,因为我们中医自己也吃不起燕窝,自己没吃过,当然药性也把握不好的。所以,就像海参到底是滋阴还是补阳的?中医都各有说法,因为自己吃的也不多。当年西安的麻瑞亭老先生,是因为自己长期服用海参保养,才把海参的药性体会得很清楚。不过燕窝,我估计用的真的少吧。我倒是看过一些国外的研究,把燕窝酸的实验做得比较细致的,而我们能研究得细致的成果是比较少的。我写这些,完全是因为这位大姐提供了两个病例,才发的感慨,觉得这个世界需要探讨的内容很多。这两个病例都是孤例,还有待研究,并不是说尿毒症就可以这么治疗了,不是的。大家不可照搬,而且,燕窝造假严重,用双氧水泡的,涂胶的等等,所以我觉得要谨慎。另外,一定会有人留言,说放过燕子吧!是啊,我也觉得燕子资源有限,不可复制,我只是在感慨,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写的基本是那位大姐说的内容的简略版,复述而已,有不喜欢者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