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家的孩子”几乎是一代人共同的噩梦。父母总是锲而不舍地打压孩子的自尊。

孩子取得了一点成绩,就非找出一个成绩更好的例子来泼冷水,“免得孩子骄傲”。
孩子失败了,那更要上杆子说这就是你平时不努力的下场,美其名曰“说话难听但这是为了你好”。

儿时如此,长大也一样。
只不过从前提起的是别人家小孩的成绩,今天提起的是别人家谁谁谁早就结婚生了孩子,反正好坏的标准也就由着他们说了算。

至于子女的感受,一如既往,并不关心。
.
但这里有个问题。
那么多的父母,文化水平性格特点成长环境工作阅历都不一样,按理说必然会催生出各自不同的行为模式。怎么在打击孩子这件事上,偏偏如此整齐划一呢?

因为家长们虽然来路各异,但目的是一致的。
情感操控。

“自尊摧毁陷阱”是臭名昭著的PUA心理控制套路,男性通过长期打击女性自尊自信的方式,达到情感操控的效果。

思维正常的人都会维护自己的权利,要骗财骗婚甚至诱导自杀,显然很困难。想达到这些目的,就要不断地打压对方的自尊,摧毁对方的自信。
当对方对自己的判断力丧失信心之后,外部的加害者才可以为所欲为。

女性是这一套话术的受害者,但自尊摧毁陷阱的受害者群体,并不仅限女性。
今年5月,波士顿学院一名学霸男生,就因为女友长期的自尊打压而选择了自杀。

在我们身边,自尊摧毁陷阱的另一个受害群体,就是整整一代的年轻人。

大多数中国家长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脱离自己的掌控,无论子女是幼年还是成年。
但孩子也是人,对于枷锁一样的控制欲会有天然的反感,而孩子长大以后经济独立,对抗家长更是有了底气。

那么家长要怎么做呢?
釜底抽薪,摧毁子女的自信。

PUA的受害女性中,不少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甚至收入优渥的。在社会竞争中有着一席之地的她们,原本也有保护自己的判断力。
只是在被长期频繁打压自尊的过程中,丧失了对自身的信任,才会任由渣男予取予求。

而相比一开始是陌生人的男人,在打压自尊这件事上,父母显然更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很多人能够承受老板的辱骂,却会因为回家以后父母一句“怎么养了你这个废物”而哭一整晚。

小红花不只是小孩子期望的东西,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在乞求父母的认同,也正因如此,来自父母的贬损足以摧毁一个年轻人的信心和坚持。

这就是父母们不约而同的原因——他们找到了最能利用身份优势的,控制另一个人的方法。

你取得了一点成绩,他们嗤之以鼻。
你遭遇了一点挫折,他们冷嘲热讽。
你交了一个朋友,他们说什么狐朋狗友。
你有了个喜欢的爱好,他们说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

对子女的打击是全方位的,涵盖了学习、工作、交友、兴趣、恋爱等所有方面。
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你就很容易怀疑自己,我是真的这么一无是处吗?不然我的父母怎么一直这么说我呢?
他们应该不会害我的吧,不是说没有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吗?

于是,等到他们逼着你从大城市回家相亲的时候,等到他们逼着你给弟弟买房的时候,等他们逼你放弃追求的事业的时候,之前对你的打击已经累积到足够让人深陷自卑,甚至自暴自弃的程度。

你会真的怀疑自己的判断,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没用的人。自己的喜欢,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坚持,全都没用任何价值。

而正在此时,对尊严的打压依然不会放松。
他们说你干的什么工作让人笑掉大牙,他们会说你这么大年纪还嫁不出去都被人笑死了,他们会讽刺你没有编制就是给人“打工”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很多年轻人就是这么被摧毁的。

父母高高在上地指指点点,可事实上他们往往并不比自己的孩子优秀。

之前有个女生投稿,父母叫她回老家相亲,她在电话里努力和父母解释自己从事的猎头工作,可换来的则是一句粗暴的打断:“什么猪头狗头的?”

这父母是比孩子阅历丰富呢,还是见识广博呢?

显然都不是。就像那些实践PUA的渣男,也未必有目标的女生优秀。
但他们达到了目的。女孩并不会嘲笑父母的无知,她只会深夜一个人抽泣。

所以姜还是老的辣啊。
哪怕家长本身并未意识到这是高明的话术,但几十年的阅历让他们做出了最有效的行为。

在人际交往中,给自己带来【焦虑和恐惧】的人际关系一定是糟糕的,这是判断一段关系是否健康的红线。
无论这种情绪是来自恋人,朋友,还是父母,一旦发现,必须立刻切割。

来自原生家庭的伤害不是一两天能够修复的,自卑也不是一两天能够化解的。
要切割关系,能做的只有两件事:经济独立,物理隔离。

而每一次遭到父母的嘲笑、讽刺和攻击的时候,都要提醒自己,这只是一种话术,操控情感的话术。

这不是真的。
我很优秀。
我没有那么糟糕。

其实哪个孩子没求过父母的认可呢。

十年前我看一本小说,里面有个教书先生回忆自己的父亲。他说自己幼时家贫,父亲为他种了一棵梧桐,在树下教他读书。
父亲说,此树快长快长,我儿快长快长,这树亭亭如盖的时候,我儿也一定出将入相,车上翠葆霓旌。

那天我合上书,在漆黑的房间里,坐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