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教是一个新兴宗教,以《星战》里的虚构角色绝地武士为原型,在全世界大概50万信徒。很多人取笑,觉得这些人弱智,或者取笑“会玩”什么的。其实这根本没搞懂是什么一回事。

这个50万数据是怎么来的呢?这是因为2000年前后的各国人口普查。当时有一个民间运动,呼吁大家在“宗教”栏目自称“绝地教”,结果数据出来吓了世界一跳,譬如英国有39万绝地教徒,超越了锡克教、犹太教、佛教人口。

在这人口普查事件前或后,确实也有一些人自称信仰绝地教,包括几个美军士兵、几位英国警察(由于信仰自由,这是允许的,图里的是一个美军的身份牌,写明了信仰“Jedi”)。有一些网站在弘扬这个宗教,写出了教义、戒律等等,接受入教。参加的人,有部分是闹着玩,也有一些是因为是脑残粉、没朋友。可是,这和50万信徒这个吓人数据没有很大关系。

绝地教的性质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兴宗教,而是一个Mock Religion。Mock Religions是什么呢?这个中文没有翻译,大概意思就是说,故意恶搞的假宗教。这种恶搞往往是为了表达一种思想或政治立场。譬如说,飞天意大利面神教、隐形粉红独角神马教,他们并不是弱智的,也不真正相信“飞天意大利面神”、“ 隐形粉红独角神马”,他们是在讽刺有神论宗教的弱智、推广无神论:

“请你接受上帝!”

“不,上帝是假神!你们是要下地狱的邪教!隐形粉红独角神马才是真神!”

“可是隐形粉红独角神马不存在呀!”

“存在的,我们很清楚,它是粉色的!”

“怎么我看不到?”

“噢,它是隐形的!粉红,但隐形!”

“那就是没有嘛!”

“那么,要不你拿你的上帝给我看看!”

绝地教的人口普查数据,也是这性质。飞天意大利面神教、隐形粉红独角神马教主要为了表达主流宗教的弱智。绝地教主要是为捍卫宗教自由、反对就宗教立法、隐私权、平等权益乃至表达政府对穆林的纵容政策的不满等等。

西方对隐私很重视。他们不喜欢被问及宗教信仰。所以,在人口普查上填“绝地教”,并不是他们弱智、脑袋进水、真相信绝地武士,而其实就是在表达“关你屁事?”

在加拿大,2001年有2万加拿大人自称绝地教徒。这个结果出来后,总理就给出回应了:“政府不会要求个人披露个人隐私...填写这些资料纯粹自愿性质,自由社会,有权不填”。

英国2001年普查,有39万人自称绝地教徒,这是为了表达“拒绝提供自己的信仰信息的自由”。在2005年,新议员 Jamie Reed在上任演说中,公开表示自己的绝地教徒身份,并说及为宗教定义立法的不靠谱性。

2015年,土耳其一些大学在校园建立了一些清X寺,给出的理由是“因为有很大需求”。几千学生发声:“那么,好啊,我们是绝地教徒,我们数量也很多。最靠近我们的绝地教堂在亿万光年以外,导致越来越多年轻的巴达旺开始投靠the dark side,我们也有很大需求,我们强烈要求大学提供绝地教堂,让我们可以招收新武士,把宇宙引导回到平衡。如果你在大学园地建清X寺,那么就也得建绝地教堂!”

又譬如说,图片里是面神教徒戴他们的“宗教装束”。别以为他们是傻的。这其实是深思熟虑后的一种政治表达。既然某些群体可以只要说是“宗教信仰”就享受各种特权,我们也是宗教,我们怎么就不是宗教了?那么,我们也要求平等的权,譬如戴着我们的“宗教装束”拍身份证、驾照的照片、上法庭、上班....等等。

从这些案例里,就很容易明白绝地教和其他mock religions,是什么一回事了。那不是玩笑、不是脑袋进水,而是一种说明问题、表达不满立场的说法、手段、工具;甚至,如果我们去读《飞天圣经》,其实很有哲学深度。

所以,当我们不知道啥回事的时候,比较聪明的做法是先闭嘴、先搞明白啥回事儿,否则,弱智的是我们,不是他们。


绝地教没有官方组织,有一些没有代表性的组织而已,不必理会。

隐形粉红独角神马教没有官方组织。

飞面神教算是有官方。你觉得你是信徒你就是了,不必登记洗礼灌顶什么的。但如果要当飞面神教牧师,那是49美元,会被记录在名册,并得到牧师证、牧师证书。


还有,别跟贴“我要当云吞面分会会长!”、“怎么没有我们的凉面?”了拜托!第一次说的时候也没多好笑,而当你是第999个人说的时候,其实真的很弱智。我们是高等生命,不是动物,不要别人按A钮你就给A反应,按B你就给B反应,连讲个笑话都机器人一样,这让人很绝望嘛。每次贴这个,都是一大堆千篇一律自以为好笑的同样的话,那不好笑,那只表示我们一点原创能力都没有。不是不欢迎评论,可是,一对比别人的原创、哲学思想、逻辑、能力,那会高下立见、显得我们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