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一个香港商人坐火车去广州途中,想到这车票就是贵州一小孩一年的学费。他决定下次徒步,把车钱捐内地教学。

第一年,只有7个朋友陪同,社会都觉得他是傻的。然后,一年一年,越来越多香港人加入。每年的春节,他们匆忙过年后就出发,从香港徒步一步一步走去广州,沿途交通吃饭住宿自费(徒步也还是涉及行李、急救车、后援车等等交通费用的嘛),还得向亲友募款。去年是第25年、最后一年,被广州叫停了、不欢迎。25年来,他们为内地和缅甸募集6.3个亿,建了无数学校。几年前我参加过一次,同行的有瘸子、轮椅、盲人,还有几个内地山区的老师。后者是这行动初年资助到毕业的受益学生,现在已经长大、当了老师。

他的行为就是走路去广州嘛,所以,这个活动起名为“行路上广州”。可是,这其实很巧妙。这句“行路上广州”,本来是香港粤语歇后语脏话.....戇鳩鳩,行路上广州.....来自1920年代香港人和政府冲突、徒步回广州,结果发生官民冲突造成伤亡的历史。从此,“行路上广州”就是形容徒劳无功、得不偿失、SB的意思,即粤语脏话的“戇鳩鳩”(也写作“憨睾睾”、“on99”)。你形容一个人是SB,又不好意思直接说脏话,就对他说:“切!行路上广州!”

1993年我28岁,当时年轻,没觉其起名“行路上广州”的深意,只是觉得好笑、故意搞笑,算是吸引眼球的好名字。现在老了,越想越佩服这起名。那可不是故意搞笑那么简单,是“爱叫SB叫SB,我乐意我甘愿”的意思.....其实和连侬的《Imagine》异曲同工....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很高明!

我参加过一次,人绝对是一群圣人,但我不喜欢那气氛所以后来没参加,但还是很鼓励别人参加的,是好事、好人,就是太肉麻太台湾了而已,天天都“分享”,走到第三天我一看到人的眼神,就像狼一样马上压低自己视线,不敢有交流,眼神接触一旦超3秒就进入“分享”模式的了,很可怕。

图3是参加活动的纪念品,是个脚印,一直觉得很有意义,一直随身戴着(虽然我老爱说各种护身符,其实我是没有戴的,也不很买账;慈悲、爱心,才是真的终极护身符)。

这顺便写给@孔维 @传梦公益基金 参考。一个有志气的NGO得有自己的代表性活动。宣明会是”饥馑3“0,奥比斯是“黑夜马拉松”,乐施会是”毅行者“,公益金是”百万行“,东华三院是“欢乐满东华”;我们得琢磨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