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风和流云马上意识到可能出事了,本想着下水去捞人,但相互谦让了几下,都没有敢下水,谁都知道,这么个状况,是个人都死透了。晨风拿出手机,打了110。
"喂 110吗?,我要报警"。
"请您详细描述一下报警内容?以及当前位置"。
"我这儿发现一个尸体,在河里游着,不,漂着,应该是一个人,我在?我们在哪儿?" 晨风回头问流云。
"大学城,清水河。"
"对,大学城 清水河,离一个桥不远,桥下有一个酒吧。" 晨风大声接着回答警察的问话,声音有一些颤抖。
"好的,请你在原地等待,我们马上出警。请保持电话畅通"。
随后,晨风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才发现流云正扶着他。
"我是不是有点害怕?" 晨风问流云。
"我TM也怕。还好,我们是两个人"。
此时,夕阳正坠入大地,天边一片绯红,微风吹着身后杂草,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河里的尸体慢慢的这么向他们这边漂来。
"妈的,这么长的河,以前怎么不往岸边飘,我们在这儿,现在想上岸了?"流云骂道。
晨风听到流云说,想上岸了,眼直直的盯着那个尸体,内心害怕极了,但眼睛不知道为何,就像被定住了一样无法移开,他甚至眼中看到这个女人正在往岸边爬。他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幻。
流云看到晨风,满头豆大的汗珠,两手紧握。上前拍了拍他。
"你怎么了,不至于啊。她只是一个死人。"
"你看不到她动了吗?她在向我们要她的头。"晨风声音里充满恐惧。
"哥们,别吓我啊。大白天的。哦,不! 大晚上的。天怎么黑了。警察马上来了,再说,你怎么知道她没头了。这也啥都看不到啊。"。
这时,不远处听到了警车的声音,有两个人沿河岸向晨风他们走来。流云好像看到了救星,大喊:
"我们在这儿!"。
警察来后,流云和他们说了一下情况。再后来有大批警察赶来。晨风和流云去做了一些笔录。问了什么,流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他一直在发呆。那个女人的身影和凄惨的声音,一直挥之不去。
后来的几天,学校宿舍到处开始张贴,提示学生外出注意安全的警示。晨风就这么呆呆的过了几天。直到有一天,同时有两个新生也来报道,北京的两大哥,一个张磊,一个叫张悰。他们都是迟来报到的几个,不用军训,每天无所事事,自然也就一起这么混着。晨风和流云那几天再也没敢跨过清水河那座桥去,每次张磊 张悰,说去那儿玩,晨风和流云总借故,绕道过去。他俩知道,那面可能有几十个大汉在等他们。
后来的他们,被分到了一个宿舍,那天,入秋,晨风觉得这么久了,这么帮也该撤了。他们决定到河那边去好好喝一点。晨风喝多了,在四兄弟的笑骂中,他忘记了一些事,也许是自我屏蔽了一些事。在喝完酒回去宿舍的路上,晨风他们在路边遇到一个独自哭泣的女生,晨风向前安慰,也许女生感觉他满身酒气,甩开晨风的说:
"滚开,臭流氓".
其他三个哥们,就那么站着,就这么对着晨风笑着,好像一切都如他们所料一样。
"大哥,咱别么单纯好不好,啥事都往前凑啊。" 张磊笑着说。
"我不往前凑,她还在这儿哭呢,这样也好,至少回宿舍了。安全"。晨风不耐烦的说。

正式开学已一个月,晨风和其他三个哥们,也开始了各自不同的大学生活。但都有同一个属性:游戏。
流云:魔兽,各种单机
张磊:传奇私服,跑跑卡丁车。
张悰:psp 各种单机,梦幻西游。
晨风:劲舞团,大话3。
流云是玩魔兽的大神,各种单机游戏都玩的很好,还参加过他们市的一些网吧举办的一些线下比赛,听说还拿过不错的名次。
张磊是烧钱的主,传奇私服,不氪金不可能。张磊的跑跑玩的很出彩。
张悰专注于psp nds 梦幻。
晨风之所以开始玩劲舞团,是因为隔壁院校的一个女生。偶尔玩劲舞团时,加了一个好友,竟然很巧的是隔壁学院的,熟悉了以后就想请她吃个饭。
晨风记得,那天约在一个小吃街的一个冷饮店,晨风一早过去,在店里等她。晨风正在发呆。
"嗨,晨风?"
"王茜?"
"当然了" 王茜笑的很开心。看的出她的性格很外向,风一样的女子。
"这位是?" 晨风只与王茜聊了两句,但却在她旁边女生身上停留了好像好久好久,久的忘了时间。
"嗨嗨,我还活着呢。干嘛呢 晨风!" 被王茜这么一说,晨风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才回过神来。
"这是廉娜,我闺蜜,是不是很漂亮。"
"哦" 晨风笑了一下,就埋头喝果珍了,没敢再看一眼廉娜。这顿饭吃的什么味,晨风已经不记得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杂回宿舍的。
总之,这以后,晨风就迷上了劲舞团。说是迷上劲舞团。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日子就这么过着过着,上课,游戏,上课,游戏。过的简单而又充实。但就是少了一些什么。

晨风躺在床上,一根烟慢慢烧到了底。想到过去的时光,脸上流露出自然的微笑,回忆总是愉快的。但此时他想到了蕴馨。虽然只过了几个小时,但蕴馨只要离开他,无论是一分钟还是几个月,她总会在他脑子里转。想到她,想就觉得很开心。
此时已黄昏,鸟归林,人也该归家了。